鋅肌肽 Zinc-carnosine 對幽門螺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 引起胃粘膜潰瘍的保護作用

鋅肌肽 Zinc-carnosine 對幽門螺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

0
46

鋅肌肽 Zinc-carnosine 對幽門螺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 引起胃粘膜潰瘍的保護作用

鋅(Zn)在人體的重要性

首先要先了解鋅(Zn)在身體的重要性,鋅(Zn) 是鐵(Fe)之後大量存在人體的必需微量元素, 它參與超過300種酶和其金屬蛋白 metalloproteins 的輔助因子,在身體中起著關鍵作用,包括細胞分裂,免疫系統,蛋白質合成和DNA合成。

鋅(Zn)在各種生物系統中起到第二信使的作用,類似鈣(Ca)。

在人體中約有10%鋅與蛋白質結合基序或金屬反應元素結合,缺乏鋅會引起各種不良反應,兒童期缺乏鋅會導致人類智力和體力發育遲緩,學習障礙,侏儒症和免疫系統功能障礙。 由於鋅對嗅覺和味道至關重要,因此缺鋅會導致成人的學習,味覺和嗅覺障礙。 此外,缺鋅與抑鬱和壓力的水平有關。

建議成年男性的估計平均需求量 estimated average requiremen(EAR)為12毫克/天,成年女性為9毫克/天,由日本厚生勞動省提供,每日攝入的鋅估計為10-15毫克,但許多患者患有輕微的鋅缺乏症,因為鋅的攝取和吸收是獨特的。 鋅 Zn 的生物利用度受許多食物成分的影響,例如植物中的植酸鹽 phytates 和纖維fibers,它們與Zn形成難溶性複合物,並抑制其胃腸道吸收。

肌肽 Carnosin

肌肽 Carnosine 是一種內源性二肽,肌肽分子量很小,水溶性性質。

肌肽 Carnosine 及其類似物(高聚肌氨酸 homocarnosine和 鵝肌肽 anserine)存在於許多生物體中,如鳥類,魚類和哺乳動物,包括人類,它大量存在於骨骼肌中,但也可在胃,腎,心肌和大腦。 因此,諸如肉類或魚類的日常食物含有大量的肌肽。

肌肽是骨骼肌中最豐富的小分子化合物之一,其濃度與肌酸和三磷酸腺苷 adenosine triphosphate(ATP)相似。肌肽有助於骨骼肌運動引起的乳酸的物理化學緩衝,並具有抗疲勞作用。

肌肽 Carnosine 具有各種對人體有利的特性,如抗糖化,抗應激和抗氧化性能,清除羥基自由基 hydroxyl radical scavenging,維持酸平衡,以及金屬螯合,包括二價鋅離子(Zn2 +)和二價銅離子(Cu2 +)。

肌肽可能有助於調節大腦中鋅的有效性,大量研究表明,肌肽對各種神經退行性疾​​病如阿爾茨海默病 Alzheimer’s disease(AD,血管型老年性癡呆the vascular type of senile dementia (VD),,自閉症譜系障礙 autism spectrum disorde r具有神經保護作用。此外,肌肽和鵝肌肽的補充療法可有效改善老年人的認知障礙。

幽門螺桿菌 Helicobacter pylori (H. pylori)

幽門螺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 (H. pylori)是世界上最普遍的病原體之一,它佔世界人口約50%。 它從可以人傳播到人,並在定植的受試者中會引起慢性胃炎 chronic gastritis, 它可導致消化性潰瘍 peptic ulcer ,萎縮性胃炎 atrophic gastritis,胃腺癌 gastric adenocarcinoma 和MALT淋巴瘤。治療胃炎要根除幽門螺桿菌,並可改變長期併發症的發展。

幽門螺桿菌排出脲酶 urease以增強其在胃中酸性環境中的自身增殖。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是人工合成的肌肽的衍生物,其中鋅離子和肌肽以1:1的比例結合,以產生螯合化合物 chelate compound。 自1994年以來,它一直用於治療胃炎,胃潰瘍和消化不良症狀,組合螯合物比單獨的每種成分有效3倍。

鋅是300多種內源性生化反應中必不可少的微量元素和輔助因子,它在DNA和RNA合成中起作用,對於組織修復是重要的。 鋅還具有抗菌作用; 微生物感染,腸道炎症,傷口癒合延遲和免疫系統功能受損有關。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β-丙氨酰組氨酸)  (β-alanyl histidine) 複合物,也稱為polaprezinc,被廣泛用於此。 Polaprezinc 用於保護粘膜免受潰瘍和幽門螺桿菌 Helicobacter pylori相關性胃炎的治療。

L-肌肽 L-carnosine 是由 β-丙氨酸  beta-alanine和L-組氨酸 L-histidine 組成的二肽,它存在於肌肉和神經細胞中,被認為具有抗氧化特性。L-肌肽 L-carnosine也有助於將鋅 – 肌肽運輸到潰瘍部位,在那裡它粘附在胃粘膜上,並提供對抗破壞劑的保護作用。研究人員推測,分子與潰瘍組織的粘附是鋅和蛋白質之間形成鍵的結果,然後形成混合配體複合物。 還認為鋅 – 肌肽保留在胃液中而不立即被破壞,因此允許其有時間提供其組織癒合效果。

鋅肌肽 Zinc-carnosine對胃粘膜和潰瘍的保護作用將成為這種營養成分的焦點。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似乎抑制幽門螺桿菌的生長 ,由於鋅干擾脲酶 urease 活性,脲酶 urease 催化尿素 urea 水解成氨 ammonia 和二氧化碳 carbon dioxide。 正是 ammonia 的存在及其對胃酸的中和作用,提高了pH值,使幽門螺旋桿菌能夠在胃粘膜細胞中存活。 然後,中性pH狀態,允許細菌穿過粘液進入胃上皮 gastric epithelium,在那裡它可以存活。脲酶 urease活性對幽門螺桿菌的初始胃定植至關重要。 當脲酶的活性鎳離子 nickel ion 被鋅 zinc 取代時,引致脲酶 urease失活,可抑制幽門螺桿菌 H. pylori。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的螯合物,在日本有超過20年的臨床應用歷史。除了公認作用是促進消化性潰瘍癒合的胃粘膜保護劑,polaprezinc 還可提高幽門螺桿菌的根除率。 1999年,Kashimura及其同事報導,與吡諾拉唑 lansoprazole,,阿莫西林 amoxicillin和克拉黴素clarithromycin組成的三聯療法聯合使用吡嗪鋅可使幽門螺桿菌根除率從(77.4%,單獨使用三聯療法)增加至(94.3 %)。

鋅肌肽已在動物研究中顯示,以保護胃粘膜gastric mucosa免受實驗誘導的潰瘍,並加速胃潰瘍的癒合,更重要的是,許多人類研究顯示胃和/或十二指腸潰瘍 duodenal ulcers和胃炎 gastritis。

在對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用於預防和治療胃炎和胃潰瘍,醫學研究胃潰瘍患者被隨機分配,每天接受鋅 – 肌肽提取物 150mg或其各自的安慰劑,或鹽酸西替酯 cetraxate hydrochloride800mg(粘膜保護劑)或其各自的安慰劑的組。 研究藥物在內窺鏡檢查確診的胃潰瘍後1週內開始,並持續8週。對於每種症狀,症狀改善被分類為顯著改善,適度改善,稍微改善,未改變或惡化:上腹疼痛,胃灼熱,噁心/嘔吐腹脹,腹瀉,便秘,嘔血,黑便和上腹壓痛。 為了顯著改善,鋅肌肽組的症狀在第4週時為61%,而在4週時為cetraxate組的61.5%。 在8週時,鋅肌肽組增加至75%顯著改善,而cetraxate組為72%。 鋅 – 肌肽組的內鏡治愈率為26.3%,cetraxate組在4週時為16.2%,鋅肌肽組為60.4%,8週時為cetraxate組的46.2%。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的其他潛在用途包括預防非甾體類抗炎藥(NSAID)誘導的腸道通透性,保護小腸作用,並抑制對幽門螺桿菌的炎症反應,在幽門螺桿菌感染中,胃上皮細胞粘膜分泌大量白細胞介素(IL)-8,它可以激活中性粒細胞 neutrophils,作為對幽門螺桿菌與細胞表面附著的反應。鋅肌肽可抑制胃上皮細胞中促炎細胞因子的表達和分泌,並下調胃細胞炎症反應。

鋅肽是一種獨特的產品,可以增強胃的粘膜防禦能力,為胃潰瘍患者提供顯著的改善, 它還支持小腸粘膜完整性,抑制幽門螺桿菌的炎症反應。 鋅肌肽可能對沒有胃潰瘍,胃酸倒流 gastroesophageal reflux和 胃灼熱或其他症狀的患者有幫助。 鑑於在沒有非處方藥和處方藥的情況下成功治療這種疾病的挑戰,替代治療將是非常有價值的。

相關產品資料

鋅肌肽 Zinc- carnosine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1. Arakawa T, Satoh H, Nakamura A, et al. Effects of zinc L-carnosine on gastric mucosal and cell damage caused by ethanol in rats: correlation with endogenous prostaglandin E2. Dig Dis Sci. 1990;35:559-566.
  2. Cho C, Luk C, Ogle C. The membrane-stabilizing action of zinc carnosine (Z-103) in stress-induced gastric ulceration in rats. Life Sci. 1991;49:PL189-194.
  3. Miyoshi A, Matsuo H, Miwa T, et al. Clinical evaluation of Z-103 in the treatment of gastric ulcer, a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dose finding study. Jpn Pharmacol Ther. 1992;20(1):181-197.
  4. Miyoshi A, Namiki M, Iwasaki A, et al. Clinical evaluation of Z-103 in the treatment of gastritis. A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dose finding study. Jpn Pharmacol Ther. 1997;25(5):1403-1442.
  5. Harada A, Mukaida N, Matsushima K. Interleukin 8 as a novel target for intervention therapy in acute inflammatory diseases. Mol Med Today. 1996;2(11):482-489.
  6. Miyoshi A, Matsuo H, Miwa T, et al. Clinical evaluation of Z-103 in the treatment of gastric ulcer, a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dose finding study. Jpn Pharmacol Ther. 1992;20(1):181-197.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