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RA)- 黑籽油 Black Seed Oil 黑孜然油 Black Cumin Oil

0
198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RA)- 黑籽油 Black Seed Oil 黑孜然油 Black Cumin Oil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RA)是一種致殘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特徵為顯著疼痛,關節紊亂和功能障礙。 類風濕性關節炎是一種原因不明的疾病,全世界成人患病率為0.5-1%。 這種炎症性疾病繼續引起顯著的過早死亡和發病。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 的病因不明,但科學家認為免疫學和營養因素,氧化應激,激素藥物,遺傳學和感染疾病都是其發病原因。 單核細胞 Monocytes,巨噬細胞 Monocytes, T 細胞和 B細胞淋巴細胞,參與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發病機制,其中一些細胞的炎性細胞因子,如腫瘤壞死因子 tumor necrosis factor(TNF-α),白細胞介素 interleukin(IL)-1β 和IL-6的產生,影響到滑膜軟骨 synovial cartilage 和骨的破壞性進展。

腫瘤壞死因子 TNF-α  stimulates nuclear factor kappa B (NF-κB) – 導致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RA)中重要作用的炎性細胞因子-核因子κB nuclear factor kappa B (NF-κB)的信號傳導途徑。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 中主要免疫調節策略包括抑制TNF-α,將產生促炎細胞因子的Th1的免疫應答轉變為抗炎細胞因子,例如 IL-10的Th2 免疫的反應,以及改變針對 IL-10的免疫反應,其能夠誘導從炎症到抗炎反應。

 

氧化應激 Oxidative stress

氧化應激 Oxidative stress 可以通過破壞細胞脂質,蛋白質和DNA而導致細胞死亡,並導致許多疾病,特別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增加暴露於自由基和抗氧化防御之間的不平衡,也是許多急性和慢性疾病的特徵。

在氧化應激條件下,內源性抗氧化劑如超氧化物歧化酶(SOD),過氧化氫酶(CAT)和穀胱甘肽可能無法對抗活性氧(ROS)。氧化應激的生物標誌物被廣泛用於評估大分子(脂質,DNA和蛋白質)的氧化損傷與疾病進展之間的關係。

在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RA)患者中,與健康人仕相比,血清丙二醛 malondialdehyde(MDA)升高,脂質過氧化 lipid peroxidation的生物標誌物,以及抗氧化劑包括CAT,SOD和穀胱甘肽過氧化物酶活性下降。

 

 

黑孜然 black cumin 或黑籽 Black Seed

黑孜然 black cumin 或黑籽(Nigella sativa)屬於毛茛科的植物科,長期以來一直用於伊朗傳統醫學用於治療與呼吸系統,消化道,腎和肝功能,心血管系統, 和免疫系統支持,以及一般健康都會應用到。

百里醌 thymoquinone(TQ)-黑孜然 black cumin 主要成份

黑孜然 black cumin 或黑籽(Nigella sativa 這種植物的大部分治療效果是由於植物油中主要活性成分百里醌 thymoquinone(TQ)造成的。 已知植物在若干基於炎症,如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 ,結腸炎 colitis 和腹膜炎peritonitis 中具有廣泛的抗炎活性。 在炎症的動物模型中,該化合物抑制促炎細胞因子和促氧化劑的升高水平。 黑籽油對女性類風濕性關節炎RA患者所選炎性細胞因子和氧化應激狀態的影響。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 (RA)是氧化應激和炎性生物標誌物升高的慢性炎性疾病,在這種疾病中使用的藥物的嚴重副作用,需要尋找新的和安全的方法。 食物是抗氧化劑和抗炎生物活性成分的豐富來源,包括酚類化合物 phenolic compounds,多不飽和脂肪酸 phenolic compounds,植物甾醇,生育酚 toccopherols 和類胡蘿蔔素 carotenoids。

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 (RA) 的炎症生物標誌物 seromucoids(紅細胞沉降率 erythrocyte sedimentation rate(ESR),C-反應蛋白 C-reactive protein(CRP),類血漿 seromucoids,纖維蛋白原 fibrinogen,腫瘤壞死因子-α(TNF-α),前列腺素E2 prostaglandin E2),氧化應激(丙二醛)  (malondialdehyde),抗氧化劑 狀態(總抗氧化能力,維生素C,維生素E,視黃醇,β-胡蘿蔔素)。

黑孜然 black cumin 或黑籽(Nigella sativa可能同時影響氧化應激和炎症過程的機制是通過抑制NF-κB。 Thymoquinone 抑制NF-κBp65 亞基的核表達並抑制 p50亞基與TNF-α 啟動子的體內結合。 TNF-α,IL-6和許多其他細胞因子不僅被NF-κB上調,而且還作為NF-κB的激活劑,導致促炎症狀態的延續。 另一方面,ROS被認為是類風濕性關節炎 中巨大氧化應激的重要原因,並且對NF-κB的上游和下游途徑都起著重要作用)。 因此,可能通過抑制NF-κB來中斷這些相互作用,並且在其抗氧化/抗炎活性中發揮重要作用。

 

對類風濕性關節炎 Rheumatoid arthritis (RA) 動物模型的研究結果表明口服百里醌 thymoquinone(TQ)導致TNF-α水平顯著降低 和IL-10水平升高。

在另一項研究中,也顯示用百里醌 thymoquinone(TQ)治療導致大鼠實驗性關節炎中TNF-α的減少。 體外研究的結果表明,黑籽水提取物顯著抑制了TNF-α和NO的分泌,表明該植物提取物的抗炎作用。

炎症與骨穩態之間的聯繫歸因於細胞因子如IL-1β,TNF-α的表達,這些細胞因子在RA患者和關節炎患者的關節炎關節中表達。

這表明阻斷這些分子導致疾病嚴重度和骨吸收的減少。 相反,IL-4和IL-10具有有效的抗炎作用並抑制RA中的軟骨和骨病理。 用TQ治療將細胞因子的平衡轉移到骨保護模式,減少自由基的產生。

前氧化劑 Pro-oxidants(自由基)和抗氧化劑(清除)介質的缺陷在RA的發病機制中具有重要作用,並且是患者中觀察到的組織損傷的關鍵引發劑。 一氧化氮(NO)是一種重要的信號分子,作為激活細胞和巨噬細胞的炎症反應的一部分產生。 已知軟骨細胞中的炎性細胞因子促進與軟骨細胞凋亡相關的大量NO。

建議食用消炎食物

臨床研究(對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中不同食物提取物(作為營養製品)的抗炎活性。 除了益生菌雙歧桿菌之外,魚油,月見草油,黑小茴香,胡蘆巴,甘草,香菜,番茄,胡蘿蔔,甘藷,西蘭花,綠茶,迷迭香,榛子,核桃,小麥胚芽和棗的提取物都是營養食物。

營養保健品施用的銅(Cu)和鋅(Zn)和結腸微生物群的水平。 這些研究的結果表明,大多數研究的營養藥物對慢性炎性疾病具有有益作用,這可能是由於存在一種或多種上述植物化學物質。

黑籽油可以改善炎症和減少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的氧化應激,可能是有益的輔助治療

相關產品資料

黑孜然 black cumin 或黑籽(Nigella sativa)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Woo CC, Kumar AP, Sethi G, Tan KH. Thymoquinone: potential cure for inflammatory disorders and cancer. Biochem Pharmacol. 2012;83:443–451.

Vaillancourt F, Silva P, Shi Q, Fahmi H, Fernandes JC, Benderdour M. Elucidation of molecular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protective effects of thymoquinone against rheumatoid arthritis. J Cell Biochem. 2011;112:107–117.

Smolen JS, Aletaha D. Developments in the clinical understanding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Arthritis Res Ther. 2009;11:204.

Philippe L, Alsaleh G, Pichot A, Ostermann E, Zuber G, Frisch B, Sibilia J, Pfeffer S, Bahram S, Wachsmann D, Georgel P. MiR-20a regulates ASK1 expression and TLR4-dependent cytokine release in rheumatoid fibroblast-like synoviocytes. Ann Rheum Dis. 2013;72:1071–1079

Kyriakis JM, Avruch J. Mammalian MAPK signal transduction pathways activated by stress and inflammation: a 10-year update. Physiol Rev. 2012;92:689–737.

Iwamoto T, Okamoto H, Toyama Y, Momohara S. Molecular aspects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chemokines in the joints of patients. FEBS J. 2008;275:4448–4455.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