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發性尿道感染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UTI)-最新療法- D-甘露糖 D-Mannose,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和諾麗果 Noni (海巴戟果提取物) Morinda citrifolia fruit extract

0
1406

復發性尿道感染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UTI)-最新療法- D-甘露糖 D-Mannose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和諾麗果 Noni (海巴戟果提取物) Morinda citrifolia fruit extract

 

尿道感染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UTI)定義為在一個或多個泌尿道部位有病原體的細菌的存在和增殖,隨後侵入組織和症狀發作。尿路感染 UTI是公共衛生體系的一個重大問題,因為它們有高發病率,也是導致抗生素處方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歐洲,尿道感染也是最常見在醫院感染形式,主要與膀胱導管相關,而且,用於治療尿路感染的抗生素的使用量很大,而且這些藥物的濫用,已經顯著地促進了這些藥物對細菌的抵抗機制。女性通常更容易接觸到這種病理狀態。然而,在50歲以後,由於良性前列腺肥大引起的阻塞性問題,男性尿路感染的風險也增加。

抗微生物藥物(抗生素)的濫用,增加微生物對治療的抵抗力,從而使尿路感染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UTIs)更難根除。用於預防UTI的天然物質中,文獻已經提供了D-甘露糖 D-Mannose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和諾麗果 Noni (海巴戟果提取物) Morinda citrifolia fruit extract的有益效果,因為它們的互補作用機制分別有助於限制細菌粘附到尿路上皮上,破壞細菌致病生物膜 Biofilm,並具有抗炎和鎮痛作用。

 

尿道感染Urinary tract infections(UTI)的風險不應低估,一些其他因素可能會增加發生,如宮內避孕藥,懷孕(引起尿瀦留),絕經,解剖和內分泌干擾物,便秘,錯誤的行為習慣,各種類型的導尿管(輸尿管支架,腎造口術,間歇性或留置膀胱導尿術)。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ECDC)在2015年4月發表的年度流行病學報告報導,造成大多數尿路感染(大約70%)的病原體是大腸桿菌 Escherichia coli,這是一種從糞便來源的細菌,屬於革蘭氏陰性 gram-negative,大腸桿菌也是在社區獲得性尿道感染Urinary tract infections(UTI)的一個新興問題,無論是在成人和老年人的兒科人群。特別是繼發於神經病和重症監護室病人的嚴重慢性排尿功能障礙的受試者暴露於UTI。

由於這些原因,需要更好地了解誘導細菌對抗生素耐藥的機制,如改進預防感染及其複發的策略,目的是在臨床中限制抗生素的使用。

在泌尿道中,病原菌與上皮細胞之間的相互作用是由位於細菌細胞上皮或由細菌細胞分泌的各種因子介導的。 事實上,細菌的粘附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這取決於某些菌毛fimbrial /菌毛 pili結構的存在,它們允許微生物與特定的宿主細胞受體發生特定的相互作用,這些結構被稱為粘附素adhesins的蛋白質,它們允許特異性和選擇性的細菌粘附。 具體來說,兩種不同類型的菌毛是有區別的:

1)菌毛I型- 對D-甘露糖 D-Mannose 可將細菌粘附脫離

2)菌毛II型- D-甘露糖 D-Mannose 不可將細菌粘附脫離

菌毛I型是主要因素侵襲尿道下泌尿道結腸,粘附個其上皮細胞urothelium cells 。然而,病原菌的另一個特點是在有利的條件下能夠生產大量特定的囊狀物質:生物膜 biofilm。

致病性生物膜代表仍然被忽視的複發病因,生物膜是由細菌15%和/或真菌85%的自生粘多醣聚合物基質self-produced mucopolysaccharides polymeric matrix組成的多聚結構化的群落。

在生物表面上,生物膜可以分別在細胞內或細胞外,在膀胱內粘膜表面上,但是它們也可以粘附到惰性結構。病原體在深層生物膜中處於靜止狀態,稱為“持留細胞”,表型上和宿主防禦具有對抗抗生素,並準備重新攻擊宿主。

生物膜在UTIs發病機制中具有重要作用,特別是在細胞內建立在膀胱細胞內時,因為它不允許藥物治療和自身免疫系統有效地到達細菌。此外,生物膜具有模仿原始循環系統的複雜和巧妙的結構,具有被稱為“通道”和“孔隙”的特定結構允許營養物進入。

替代自然療法

替代自然的療法,而不是用預防性抗生素,以防止尿路感染,如在微創診斷尿動力學程序。事實上,大量使用抗生素是為了預防感染,特別是在男性中,可能與各種診斷性侵入性泌尿科檢查有關,考慮到最有助於細菌粘附的病理生理機制,防止細菌的附著和病理性生長,以及促進生物膜的降解,必須被認為是降低UTI風險的主要策略之一。

在預防泌尿道手術後可能出現的尿道感染時,預防性使用抗生素的替代方法可能是使用天然物質,特別是當微生物負荷仍然很低時,其中一種物質是D-甘露糖 D-Mannose,,一種生理上存在於人體內的惰性單醣。 D-甘露糖 D-Mannose 被大量代謝,大部分通過尿液排出,其作用機制是通過抑制細菌粘附於尿路上皮,菌毛I型- 繖形蛋白敏感的菌毛粘附素。

D-甘露糖 D-Mannose  在其他功能中也起重要作用,例如在損傷後再次幫助膀胱和粘膜表面的糖胺聚醣 glycosaminoglycans(GAG)的能力,以及使尿路上皮相連的細菌分離的其它功能,其減少UTI的有益作用和各種研究,已經顯示下泌尿道炎性疾病的補充和整合療法。

D-甘露糖 D-Mannose  對生物膜內的病原體並不太大有效,因此需要進一步的行動,以防止UTI的持續和復發,以及細菌的抗性。

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減少細菌生物膜在體外和體內的能力,這些研究顯示了由於高度溶解成熟的生物膜基質的能力,而帶來的臨床益處。因此,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可用於治療同樣由大腸桿菌引起的UTI,因為它對細菌生長和生物膜形成都有抑製作用。

諾麗果 巴戟天 Noni (Morinda citrifolia)

近年來,植物治療藥物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特別關注於東南亞,波利尼西亞和夏威夷的本地植物諾麗果 巴戟天 Noni (Morinda citrifolia)。 巴戟天果實的治療效果的範圍可歸因於其化學成分的豐富性:賽羅寧Xeronine,,丙硫克林 Proxeronine,東莨菪素 Scopoletin,辛酸 Octoanoic acid,,鉀,維生素C,萜類,生物鹼,蒽醌 anthraquinones,,亞油酸inoleic acid,,茜素Alizarin,氨基酸, 黃嘌呤 Acubine,L-阿蘇糖苷 L-asperuloside,辛酸,熊果酸 ursolic acid,,蘆丁 rutin,胡蘿蔔素,維生素A。

諾麗果提取物通常用於各種營養補充劑產品中,具有抗菌,抗炎,鎮痛和免疫調節活性,在復發性UTIs預防中也具有重要作用。

研究報告

最近2016年意大利的研究團隊以比較 D-甘露糖 D-Mannose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和諾麗果 Noni (海巴戟果提取物) Morinda citrifolia fruit extract 與抗生素治療在預防可能與泌尿外科微創診斷程序相關的UTI中的施用。

方法:符合尿動力學檢查的80例患者,男性42例,女性38例,前瞻性納入本研究,隨機分為A,B兩組。 A組患者接受普盧利沙星Prulifloxacine 400mg每天口服抗生素治療,連續五天,B組患者接受甘露糖聯合NAC治療,每天2次,共7天。尿動力學研究十天后,患者進行尿檢和尿培養。

結論: D-甘露糖 D-Mannose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和諾麗果 Noni (海巴戟果提取物) Morinda citrifolia fruit extract 療法的聯合應用與抗生素治療預防尿路感染患者接受尿動力學檢查相似。這個結果導致考慮可能使用這些營養藥物作為預防UTI之後的泌尿系統泌尿系統的一個好的選擇。。

植物治療 D-甘露糖 D-Mannose 能夠減少細菌粘附,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可用於破壞細菌生物膜的粘質分子,, 和諾麗果 Noni (海巴戟果提取物) Morinda citrifolia fruit extract 抗炎,免疫刺激和鎮痛特性相結合,在預防UTI對氟喹諾酮普盧利沙星的預防方面提供了相同的保護作用,這組合的效果比較用這抗生素更安全。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1. Xia J, Gao J, Tang W. Nosocomial infection and its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antibiotic resistance. Biosci Trends. 2016; 10:14-21.
  2. André M, Ahlqvist-Rastad J, Beermann B. Nedre urinvägsinfek-tion (UVI) hos kvinnor – Lower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UTI) in women – Treatment recommendation. The Med. Prod Agency, Sweden 2007; 18.
  3. Duszynska W, Rosenthal VD, Szczesny A, et al.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 intensive care unit patients – a single centre. 3 year observational study according to the INICC project. Anaesth Intens Ther. 2016; 48:1-6
  4. Kranjcec B, Papeš D, Altarac S. D-mannose powder for pro­phylaxis of 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 wome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World J Urol. 2013; 32:79-84.
  5. Altarac S, Papeš Use of D-mannose in prophylaxis of 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UTIs) in women. BJU Int. 2014; 113:9-10.
  6. Porru D, Parmigiani A, Tinelli C, et al. Oral D-mannose in 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 women: A pilot study. J Clin Urol. 2014; 20:1-6.
  7. Palaniswamy U1, Lakkam SR1, Arya S1, Aravelli S1. Effectiveness of N-acetylcysteine, 2% chlorhexidine, and their com­bination as intracanal medicaments on Enterococcus faecalis biofilm. J Conserv Dent. 2016; 19:17-20.
  8. Dinicola S, De Grazia S, Carlomagno G, Pintucci JP. N-acetyl-cysteine as powerful molecule to destroy bacterial biofilms. A sys­tematic review. Eur Rev Med Pharmacol Sci. 2014; 18:2942-8.
  9. Naves P, del Prado G, Huelves L, et al. Effects of human serum albumin, ibuprofen and N-acetyl-L-cysteine against biofilm forma­tion by pathogenic Escherichia coli strains. J Hosp Infect. 2010; 76:165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