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復發性尿道炎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除了甘露糖 D-Mannose 還需要用益生菌 probiotic ?

0
761

為什麼復發性尿道炎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需要用益生菌 probiotic?

復發性尿道感染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RUTI)通常醫生都會選擇抗生素治療來對抗細菌,但其作用並不完全解決尿道感染,停藥後很快又再次復發,即使使用長期口服抗生素治療都會復發。

復發性尿道感染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RUTI),由於細菌有抗藥性,另類療法會用甘露糖 D-Mannose 小紅莓 Cranberry, 已經得到科學研究支持, 最新的療法是以選擇合適的活微生物(益生菌)來預防和治療復發性尿路感染 uncomplicated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UTI)。

細菌抗藥性

人類正常的細菌菌群是感染和免疫的重要防禦,自從五十年幾前抗生素治療出現以來,抗生素使用令致病病菌減少。當使用抗生素時,人體所承受的益生菌菌群都被破壞,並且有選擇地使致病細菌過度生長。

在英國和其他地方,有多種抗性細菌(耐藥性細菌)如艱難梭狀芽孢杆菌Clostridium difficile (C. difficile) 和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 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細菌耐藥性的發展依賴於幾個因素,其中之一是抗生素的廣泛應用,如在泌尿科部門頻繁使用喹諾酮 quinolones,可能是引起抗生素相關的艱難梭菌性腹瀉的爆發。

選擇替代治療的策略

  1. 防止抗生素抗藥性細菌菌株
  2. 恢復平衡的微生物菌群
  3. 增強人體的防禦機制這些微生物已經被人體自然地存在, 已經顯示出積極和令人信服的效果。

益生菌 Probiotics

從進化的角度來看,活的微生物為人體提供了消化和免疫調節的關鍵功能。 人體不需要開發這些功能,而是將微生物寄居在腸道中,作為精心調理到我們的生理的代謝,在腸道中腸道菌群的重量約為1- 2公斤,被認為肝臟代謝一樣重要。

益生菌 Probiotics 中使用的活的微生物通常是從人類的菌群中分離出來的,所以使用特定的益生菌進行試驗將有助於闡明這些細菌在人體生態系統中的作用。

益生菌是腸道的“友善的細菌” ,常用是乳酸桿菌屬lactobacilli species 的物種,對復發性尿路感染的女性使用生產嗜酸乳桿菌108-9L 後,每天兩次,持續6天,發生率降低43%。

皮膚和粘膜表面上有很多細菌菌群是皮膚感染的重要障礙,在正常細菌菌群內,通過非致病性共生體和病原菌之間的平衡,來確保防禦宿主健康。在免疫受損的宿主以及抗生素治療中,細菌和表面細胞的天然保護性生物膜被破壞。

益生菌 Probiotics 當服用足夠的量時,可以給宿主帶來健康益處,

益生菌有兩個主要的科學概念

  1. 口服或施用於生殖器區的活微生物過度生長病原菌群,並恢復對正常益生菌(競爭性概念。益生菌產生不同的代謝物,並且它們對同一宿主的致病菌群直接殺菌或抑菌,已經發現個體活的微生物菌株對MRSA和艱難梭菌等問題細菌的生長產生特異性抑制能力。此外,益生菌可以與抗生素具有協同作用。

2. 基於免疫系統的調節, 已知活的微生物影響免疫球蛋白的產生,從而改變身體的免疫防禦,
它們還能 夠有助於針對致病菌的特異性免疫反應。

 

益生菌 Probiotics 對腸道健康的影響

益生菌抑制抗病原體(如 E.coli)的粘附和聚集,影響正常細菌的成分和數目,激活免疫系統,它們在粘膜免疫中發揮作用,增強細胞因子的產生,如 IgA的分泌,吞噬作用 phagocytosis,抑制細菌的物質生成等,這些對病原微生物具有抑製作用的物質是過氧化氫(H2O2),熱穩定的細菌 bacteriocins,抗真菌肽antifungal peptides,乳酸 lactic acid和乙酸 acetic acid 的pH值降低的有機酸,改變腸道中pH值和細菌受體的作用,都具有直接殺死病原體。細菌素 bacteriocins是抗微生物肽,通過形成孔和抑制細胞壁合成來影響其他細菌。

益生菌與病原體會在腸道競爭營養,避免了病原體附著微生物產生的毒素的活性。 益生菌增加粘膜的增殖,從而導致更好的屏障防禦。

益生菌對先天和適應性免疫系統,避免細菌病原體易位。 益生菌對尿道炎的另一種機制是膀胱細胞中NF-κ-β和激活腫瘤壞死因子-α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TNF-α) 。

研究表明,乳酸桿菌產生粘蛋白 mucin,生物表面活性劑屏障 biosurfactant barrier 和細菌素 bacteriocin,它們在尿道上皮上競爭受體,從而避免了病原體(細菌)的附著, 已顯示它們減少炎性細胞因子如IL-8和COX或毒性因子的表達,它們還通過IgA,IL-10和IL-12增加免疫系統反應。

那種益生菌 Probiotics 對尿道炎比較有效

嗜酸乳桿菌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L. acidophilus)通過防止粘附,並產生H2O2和生物表面活性劑來體內抑制大腸桿菌。

鼠李糖乳桿菌 Lactobacillus rhamnosus GR-1附著於尿路上皮,並避免了尿路原的生長和粘附。鼠李糖乳桿菌GR-1產生的免疫調節蛋白在大腸桿菌刺激的膀胱細胞中,增強核因子-κB(NF-κB)的活性。 核因子-κB是調節免疫基因的轉錄因子, 已經顯示該方法增強尿路原的清除率,並且用於預防和治療UTI。

羅伊氏乳桿菌 Lactobacillus reuteri  RC-14避免與H2O2和生物表面活性劑的尿路病原體粘連。

干酪乳桿菌Lactobacillus casei 通過刺激免疫反應和自然殺傷細胞natural killer cells消除84%的尿路致病原方面是非常有效的。

鼠李糖乳桿菌 L. rhamnosus  GR-1和羅伊氏乳桿菌 L. reuteri RC-14可能下調促炎性細胞因子如白細胞介素(IL)-6,IL-8,IL-10,IL-12和TNF- 在患者的血清和尿液樣品中都觀察到抗炎結果。尿道炎的症狀也可以由於這些細胞因子的下調而容易地被改善,

加氏乳桿菌 L. gasseri 和  棒狀乳桿菌 L. coryniformis- 增加宿主的自然殺傷細胞和IgA濃度。

乳桿菌抑制了宿主的外膜蛋白的生長,增加活性,下調了大腸桿菌的1型和P菌毛,

乳酸菌的活性還可以幫助保持平衡的泌尿生殖菌群,取代尿道致病性大腸桿菌uropathogenic E. col(UPEC),並降低尿路感染率,抑制細菌的生長和減少病原體的存活。 乳酸的測定量高,pH值降低,透化細菌外膜,具有螯合作用,並通過補充營養物如鐵 iron。

 

益生菌是安全的

根據倫敦中央公共衛生實驗室(現為衛生保健局感染中心)的報告,益生菌可以被視為安全的。 流行病學研究證實,芬蘭全國引進後益生菌藥物不會增加細菌性血症, 特別是乳酸桿菌Lactobacilli具有一般安全使用 (generally safe to use). GRAS狀態。

如果你時常復發的尿道炎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感到很惱人,我們可以幫助你選擇合適你的益生菌和產品,可聯絡我們!Tel: 81008693 whatsapp 96546732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1. Ishida K, Yuhara K, Kanimoto Y, Ishihara S, Deguchi T. Study on Clostridium difficile-associated diarrhea suspected as nosocomial infection in urology ward. Hinyokika Kiyo. 2005;51:305–8.
  2. Vaughan V. C. difficile ‘endemic in health service” Health Serv J. 2007;11703:6.
  3. Smith RD, Yago M, Millar M, Coast J. A macroeconomic approach to evaluating policies to contai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 case study of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 Appl Health Econ Health Policy. 2006;5:55–65.
  4. Sha BE, Zariffard MR, Wang QJ, Chen HY, Bremer J, Cohen MH, et al. Female genital-tract HIV load correlates inversely with Lactobacillus species but positively with bacterial vaginosis and Mycoplasma hominis. J Infect Dis. 2005;191:25–32.
  5. Yip C, Loeb M, Salama S, Moss L, Olde J. Quinolone use as a risk factor for nosocomial Clostridium difficile-associated diarrhea.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01;22:572–5.
  6. Rayes N, Seehofer D, Muller AR, Hansen S, Bengmark S, Neuhaus P. Influence of probiotics and fibre on the incidence of bacterial infections following major abdominal surgery. Z Gastroenterol. 2002;40:869–76.
  7. Lata J, Jurankova J, Pribramska V, Fric P, Senkyrik M, Dite P, et al. Effect of administration of Escherichia coli Nissle (Mutaflor) on intestinal colonisation, endo-toxemia, liver function and minimal hepatic encephalopathy in patients with liver cirrhosis. Vnitr Lek. 2006;52:215–9.
  8. D’Souza AL, Rajkumar C, Cooke J, Bulpitt CJ. Probiotics in prevention of antibiotic associated diarrhoea: Meta-analysis. BMJ. 2002;32435:1361.
  9. Gupta K, Stapleton AE, Hooton TM, Roberts PL, Fennell CL, Stamm WE. Inverse association of H2O2-producing lactobacilli and vaginal Escherichia coli colonization in women with 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J Infect Dis. 1998;178:446–50.
  10. Allen SJ, Okoko B, Martinez E, Gregorio G, Dans LF. Probiotics for treating infectious diarrhoe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4 CD003048.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