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以上的女性脫髮要注意- Hair loss in mature women-生物素 (Biotin) 維生素C Vitamin C, 半胱氨酸 Cysteine, 膠原蛋白Collagen, 鐵 Iron

0
586

40歲以上的女性脫髮要注意

女性脫髮常常被忽視的情況下,影響女性幾乎與男性一樣頻繁。 在美國,40%的脫髮者是女性,有40%女性在年齡40歲以下開始脫髮,頭髮脫落可能早在十幾歲或二十歲就開始出現,隨著年齡的增長顯著增加。 在一項研究中, 50歲以下有6%婦女被確診為女性脫髮,年齡在70歲及以上的受試者中增加到38%。

頭髮稀疏的女性,真正的脫髮病例包括斑禿alopecia areata,瘢痕性脫髮scarring alopecia,,雄激素性脫髮androgenetic alopecia,女性脫髮的特徵還在於與毛囊縮小影響毛髮直徑的變化。

女性脫髮的原因包括藥物,生理或情緒壓力。研究表明,女性脫髮有關的重要因素包括離婚或分離,多次婚姻,睡眠不足,嚴重壓力,吸煙和各種醫療條件。無論如何,脫髮的心理影響對女性來說比男性更嚴重,而在絕經前婦女中,這可能與飲食不足(例如鐵),飲食不良,或分娩後都會影響頭髮生長。

某些類型和數量的營養素的需求可能隨年齡而變化,老年患者,特別是女性的常見原因,其中毛囊過早轉變為正常的原始生長因子比例為90:10至70:30,從而將頭髮脫落率從約100增加到超過300條/日。雖然鑑別診斷應包括雄激素性脫髮和/或衰老性脫髮。其特徵在於幾年內發生脫髮的發作。

某些形式脫髮與膳食缺乏症,鑑於現代飲食中的快餐和高加工食品,以及現代工作和社會生活的快速發展,維生素和礦物質和蛋白質的飲食不足/缺乏,還有素食主義者進一步惡化,這在婦女中更為普遍。 其他情況可能涉及營養物質流失增加或營養吸收不良。

頭髮的內部結構也隨著年齡而變化,包括通過減少毛髮皮質的二硫化碳cysteine disulfide(SS)含量,因此已出現 “衰老” 脫髮,也可能會影響毛髮密度(單位面積)和生長速度,而頭髮生長期 /休止期比例 anagen/telogen ratios,頭髮直徑和重量,纖維拉伸強度等的臨床毛髮生長缺陷,這種毛髮生長的缺陷,可能由於絕經/激素狀態的變化,年齡的增長,飲食不良,心理社會壓力等。此外,將女性頭髮生長變化與年齡與絕經狀態,都會影響有關臨床頭髮稀疏和毛髮脫落的問題。

心理創傷

頭髮稀疏會導致心理重大的創傷,尤其是雄激素性脫髮,斑禿和化療引起的脫髮,但也可能出現在正式臨床診斷的頭髮稀疏和脫落的情況下。 此外,頭髮老化也是影響頭髮變薄和脫落,以及毛髮生長速率和毛髮色素沉著減少改變毛髮外表。

礦物質

缺乏營養也是脫髮的已知原因,包括蛋白質,礦物質,必需脂肪酸和維生素攝取不足。 缺乏 (Zinc)也可能是脫髮的原因,與正常對照相比,女性脫髮血清中鋅濃度顯著降低,補充鋅可以停止或改善脫髮,鋅補充劑可以增加斑禿患者的頭髮生長,還有婦女脫髮與 (Iron)缺乏有關,其他礦物質缺乏硒都可能是脫髮的一個因素。

鐵 Iron一種在體內具有幾個重要作用的重要礦物質,鐵有助於製造紅細胞,它將身體內的細胞攜帶氧氣,包括毛囊和變薄的頭髮,可能是貧血(鐵缺乏症)的明顯症狀之一。

維生素

生物素 Biotin 也稱為維生素H,它是一種水溶性維生素B複合物(維生素B7),可幫助身體代謝碳水化合物,脂肪和氨基酸,這是蛋白質的組成部分,因此在形成頭髮結構。

生物素 Biotin 是幾種重要酶的水溶性維生素和必需輔助因子,這種重要輔因子的飲食缺乏也與脫髮有關。減緩慢性頭髮衰老(例如通過端粒縮短telomere shortening),但由於頭髮的數量和質量反映了身體的營養狀態,所以延遲生物衰老(例如,不平衡的氧化應激相關損傷)是有其可能的。

維生素C Vitamin C 一種強大的抗氧化劑,有助於吸收更多的 鐵進入血液,從而促進毛髮生長。

氨基酸

半胱氨酸 Cysteine頭髮組成的重要胺基酸

毛囊表現出巨大的細胞活性,包括氨基酸/蛋白質,卡路里,微量元素和維生素。 此外,由於毛髮纖維超過99%的蛋白質,所以吸收足夠的高品質蛋白質/氨基酸供應是特別關鍵的。

事實上,即使正常飲食與半胱氨酸 Cysteine-(含硫氨基酸)量子增加頭髮數量。 因此,營養素可用於改善人類的頭髮生長時,半胱氨酸 Cysteine膳食補充劑(通常與複合維生素B組合)效果會更好,研究已經顯示改善頭毛面積和頭髮拉伸強度。

原蛋白Collagen 馬尾草提取物 Horestail Extract 蛋白質分子與馬尾(莖)提取物和天然存在的二氧化矽的混合物,它提供了從內部促進現有毛髮生長所需的必需營養物質。

相關產品資料

半胱氨酸 Cysteine

維生素C Vitamin C

生物素 Biotin

原蛋白Collagen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Claire Deloche, Philippe Bastien, Stéphanie Chadoutaud, Pilar Galan, Sandrine Bertrais, Serge Hercberg, Olivier de Lacharrière  Low iron stores: a risk factor for excessive hair loss in non-menopausal women European Journal of Dermatology Volume 17, numéro 6, November-December 2007

Abdullah F, Rashid RM. Alopecia: botanical approaches in review. J Drugs Dermatol. 2010 May;9(5):537-41.

Chu SY, Chen YJ, Tseng WC, et al. Comorbidity profiles among patients with alopecia areata: the importance of onset age, a nationwide population-based study. J Am Acad Dermatol. 2011;65(5):949-56.

Delamere FM, Sladden MM, Dobbins HM, Leonardi-Bee J. Interventions for alopecia areat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8 Apr 16;(2):CD004413.

Ozturk P, Kurutas E, Ataseven A, et al. BMI and levels of zinc, copper in hair, serum and urine of Turkish male patients with androgenetic alopecia. J Trace Elem Med Biol. 2014; 28(3):266-70.

Prager N, Bicketee K, French N, Marcovici G.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to determine the effectiveness of botanically derived inhibitors of 5-alpha-reductase in the treatment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J Altern Complent Med. 2002 Apr;8(2):143-52.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