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人參 Siberian ginseng- 預防感冒和流感,肌肉力量, 提高精神,生活質量

0
728
Sick woman lying in bed with high fever. Cold, flu, fever and migraine

西伯利亞人參 Siberian ginseng- 預防感冒和流感,肌肉力量, 提高精神,生活質量

植物描述

西伯利亞人參是一種長達3至10英尺高,生長在遠東地區的灌木。 它的葉子通過長枝連接到主莖上,樹枝和莖都有刺,黃色或紫色的花。

西伯利亞人參(Eleutherococcus senticosus)也被稱為eleuthero,在東方國家,包括俄羅斯已經使用了幾個世紀。 儘管如此,它與美國人參 (花旗參)(Panax quinquefolius)和 亞洲人參 (高麗參)((Panax ginseng),)完全不同,並具有不同的活性化學成分。 西伯利亞人參中的活性成分稱為eleutherosides,可能會刺激免疫系統。

西伯利亞人參補充品由根製成,根部有一種被認為具有健康益處的稱為eleutherosides的組分混合物,其他成分中的化學物質稱為多醣 polysaccharides,這些化合物已經被發現在動物試驗中增強免疫系統和降低血糖水平。

西伯利亞人參傳統上用於預防感冒和流感,並增加能量,長壽和活力。 它在俄羅斯被廣泛應用為“適應原” “adaptogen”。 適應原是一種物質,幫助身體更好地應對精神或身體壓力。直到最近,西伯利亞人參的大多數科學研究都是在俄羅斯進行的。

西伯利亞人參研究包括以下研究:

感冒  COLDS AND FLU

一個雙盲研究發現,含有西伯利亞人參和穿心蓮 andrographis的產品,在72小時後,症狀開始降低感冒的嚴重程度和發病日數。一項研究比較了同一產品與金剛烷胺amantadine(一種用於治療某些流感的藥物)。 服用同一產品的流感患者的症狀遠遠超過那些服用金剛烷胺的患者。 另一項研究發現,服用西伯利亞人參4週健康人仕有更多的T細胞,這可能表明增強免疫系統。

 

皰疹病毒感染 HERPES VIRAL INFECTION

對93例單純皰疹病毒herpes simplex virus(HSV)2型,可引起生殖器皰疹的雙盲研究發現,服用西伯利亞人參可減少疫情發生,減少嚴重性,持續時間不長。

精神表現

西伯利亞人參通常用於增加精神心理警覺性, 一項初步研究發現,服用西伯利亞人參的中年志願者比那些服用安慰劑的志願者提高了記憶。

肌肉力量

西伯利亞人參通常被稱為提高運動表現並增加肌肉力量

抗疲勞 Anti-Fatigue 和 慢性疲勞綜合徵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研究和研究表明,西伯利亞人參提高了身體應對壓力的能力。 由於這種效應,在過度勞累,壓力,疲勞和疲憊的時期,增強心理功能和身體表現。患有慢性疲勞綜合徵的患者中有益。

生活質量

一項研究發現,與服用安慰劑的老年人相比,服用西伯利亞人參的老年人在治療4週後有較好的心理健康和社會功能。

西伯利亞人參

西伯利亞人參可作為液體提取物,固體提取物,粉末,膠囊和片劑,以及乾燥或切成根的茶葉。

許多草藥補品,包括西伯利亞人參的質量可能有很大差異。

如何服用

不要給西伯利亞人參給孩子食用。
對於成年人來說,西伯利亞人參有許多形式,通常與其他草藥和補品組合,用於疲勞和警覺性。 要找到正確的劑量給您,請諮詢有經驗的醫療保健提供者。
對於慢性病,如疲勞或壓力,西伯利亞人參可服用3個月,隨後3〜4週。

注意事項

使用草藥是加強身體和治療疾病的歷史悠久的方法。 然而,草藥具有可以觸發副作用並與其他草藥,補充劑或藥物相互作用的成分。 由於這些原因,應在醫藥領域的醫療保健人員的監督下,小心採取藥草。

西伯利亞人參通常被視為安全使用,然而,高血壓,睡眠呼吸暫停,發作性睡病,心臟病,精神疾病如躁狂症或精神分裂症,懷孕或哺乳的婦女,以及類風濕性關節炎或克羅恩病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人不應服用西伯利亞人參。

具有雌激素敏感性癌症或子宮肌瘤史的婦女在服用西伯利亞人參之前應該詢問其提供者,因為它可能像體內雌激素一樣起作用。

一些副作用可能包括:

•嗜睡
•頭痛
•高血壓(高血壓)
•失眠
•心律不正常
•鼻血
•嘔吐

產品資料:

http://bit.ly/2uZ1HUY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參考資料

Arushanian EB, Shikina IB. Improvement of light and color perception in humans upon prolonged administration of eleutherococcus. Eksp Klin Farmakol. 2004;67(4):64-6.

Cicero AF, Derosa G, Brillante R, et al. Effects of Siberian ginseng (Eleutherococcus senticosus maxim.) on elderly quality of life: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Arch Gerontol Geriatr Suppl. 2004;(9):69-73.

Dasgupta A, Wu S, Actor J, et al. Effect of Asian and Siberian ginseng on serum digoxin measurement by five digoxin immunoassays. Significant variation in digoxin-like immunoreactivity among commercial ginsengs. Am J Clin Pathol. 2003;119(2):298-303.

Davydov M, Krikorian AD. Eleutherococcus senticosus (Rupr. & Maxim.) Maxim. (Araliaceae) as an adaptogen: a closer look. J Ethnopharmacol. 2000;72(3):345-93.

Gabrielian ES, Shukarian AK, Goukasova GI, et al. A double 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Andrographis paniculata fixed combination Kan Jang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 including sinusitis. Phytomedicine. 2002;9:589-597.

Glatthaar-Saalmuller B, Sacher F, Esperester A. Antiviral activity of an extract derived from roots of Eleutherococcus senticosus. Antiviral Res. 2001;50(3):223-8.

Goulet ED, Dionne IJ. Assessment of the effects of eleutherococcus senticosus on endurance performance. Int J Sport Nutr Exerc Metab. 2005;15(1):75-83.

Hartz AJ, Bentler S, Noyes R,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Siberian ginseng for chronic fatigue. Psychol Med. 2004;34(1):51-61.

Panossian A, Wikman G. Evidence-based efficacy of adaptogens in fatigue, and molecular mechanisms related to their stress-protective activity. Curr Clin Pharmacol. 2009 Sep;4(3):198-219. Epub 2009 Sep 1. Review.

Poolsup N, Suthisisang C, Prathanturarug S, et al. Andrographis paniculata in the symptomatic treatment of uncomplicate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J Clin Pharm Ther. 2004;29:37-45.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