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薊 水飛薊素 Milk Thistle Silymarin- 飲酒、晚睡、失眠- 好傷肝

Vitamin is the essential component in your body

0
16587

乳薊  水飛薊素 Milk Thistle Silymarin 飲酒、晚睡、失眠- 好傷肝

肝臟救星 乳薊

 

Photo-milk thistle o1

乳薊又名水飛薊,乳薊草的莖和葉片被切開時會流出乳白色的組織液,故名乳汁樹(milk thistle ),歷史傳說,聖母瑪利亞在餵乳的時候不小心滴了一滴在乳薊上,所以乳薊的汁液才會變成乳白色,故名「聖母瑪利亞的乳汁」。乳薊生長在極耐旱與耐寒的地方,它可以減輕肝炎,肝硬化等 …,乳薊草含水飛薊素(silymarin )對肝臟很有幫助。

乳薊 Milk thistle(水飛薊,菊科)被人類用於治療,己超過了2000年,尤其廣泛使用於治療肝臟問題,乳薊種子的活性成分最主要是是3種黃酮木類(flavonolignans)(silibinin,silychristin,和silydianin),統稱為水飛薊素(silymarin)。它是抗氧化劑(antioxidant)並有效治療毒素中毒( toxin poisoning),肝炎(hepatitis),肝硬化(cirrhosis)和肝纖維化(fibrosis); 它也可刺激肝臟再生(liver regeneration),然而,對於人類試驗中研究酒精性肝硬化( alcoholic cirrhosis)和肝炎(hepatitis)的醫療效果還沒有定論,乳薊具有抗炎(anti-inflammatory),免疫調節(immunomodulatory),脂質(lipid)和膽(biliary) 都有正面效果,它也具有抗病毒,抗腫瘤的效果。

乳薊製劑都有良好的耐受性和安全性,並且不會造成嚴重的副作用,最有可能是輕微的胃腸道和過敏反應。

植物說

水飛薊是一種直立,粗壯,一年生或二年生的植物,生長高度可到1.5-3米。它是有帶刺的葉子,紫色花頭,並有刺莖。當破裂時,葉和莖都有乳白色汁液。

 Photo-Liver-Disease1

乳薊如何促進健康和預防疾病

乳薊種子是可以食用的原料(通常是要新鮮研磨),製作成茶,或用作乳薊提取物。水飛薊素己在許多國家的藥典承認其藥效。

抗氧化活性

水飛薊素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活性氧 reactive oxygen species)和抑制脂質過氧化(lipid peroxidation),從而保護細胞免受氧化。它也增強了還原型穀胱甘肽(reduced glutathione),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過氧化氫酶(catalase),來保護細胞健康,最主要是通過其防止脂質過氧化,並且補充還原型穀胱甘肽(reduced glutathione)水平,保護肝臟,大腦,心臟,和受氧化所損傷的其他重要器官。水飛薊賓(Silibinin)呈現對細胞膜的保護,並且可以保護免受氧化損傷血液成分。

保肝作用

抗肝臟毒素

水飛薊素(Silymarin) 保護肝細胞,免受許多肝毒素影響人類和動物。有些蘑毒菇含有兩種毒素,(phalloidine) 和α-amanatine,它能破壞肝臟細胞膜和阻斷肝臟蛋白質的合成,導致嚴重肝損害。

水飛薊素有效地通過阻斷毒素的結合點,並增加肝細胞的再生能力,水飛薊素對肝損傷能有修補和細胞重生。水飛薊素能對常服用藥物的人仕能保護其肝臟,如服用四環素和鉈毒素對肝臟會嚴重損傷,如紅黴素erythromycin estolate, amitryptiline, nortryptiline and tert-butyl hydroperoxide,水飛薊素顯著抑制,氟烷,硫代乙酰胺,對乙酰氨基酚,和四氯化碳。

水飛薊素對肝臟功能障礙,包括慢性肝臟疾病的肝疾病的治療。包括肝炎,酒精性肝硬化,和化學性肝炎治療。

酒精性肝病/肝硬化

人們說紅酒是對身體好,因為紅酒含有白黎露醇,但一定要留意它含有乙醇,長期飲用乙醇,會引起乙醇代謝問題,因為自由基的形成,從而導致在肝臟產生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 ,水飛薊素對酒精性肝硬化有正面效果,具有抗氧化和恢復正常的肝臟生化指標和保肝機制,水飛薊素也可改善肝硬化的患者的細胞健康。

肝炎

急性病毒性肝炎,水飛薊素對血清膽紅素(serum bilirubin) 和肝酶水平改善。在慢性肝炎,水飛薊素治療改善肝功能,水飛薊素也可治療的慢性肝炎。

肝組織再生

水飛薊素通過提高蛋白質的合成,刺激肝組織再生。動物試驗証明,水飛薊素顯著增加對核糖體的形成和在DNA合成,以及增加蛋白質的合成,水飛薊最特別的是在蛋白質合成在,對肝臟受損和長期接受藥物的人們都適合服用。水飛薊素能改善肝臟酵素AST 和ALT。

抗過敏及抗氣喘活性

水飛薊素具有抗氧化性能對抗發炎如關節炎等作用,清除令身體促炎劑的自由基。水飛薊素被認為對關節炎有效果。水飛薊素阻礙通過抑制中性粒細胞遷移(neutrophil migration) 抑制Kupffer cell細胞炎症過程。它也可抑制炎症介質(inflammatory mediators) ,其是前列腺素(prostaglandins) 和白細胞三烯(leukotrienes)(通過抑制5-脂氧合酶途徑),和釋放組織胺(histamine)。因此,水飛薊素具有抗過敏及抗氣喘活性,適合皮膚敏感和氣喘病患。

Photo-skin allegies

牛皮癬(銀屑病)

水飛薊素在治療牛皮癬中,因改善肝臟毒素去除,抑制環磷酸腺苷磷酸二酯酶(cyclic adenosine monophosphate phosphodiesterase),和白三烯合成(leukotriene synthesis) ,異常高水平環磷酸腺苷和白三烯的患者中觀察到銀屑病,並且可以改善病情。

免疫調節

水飛薊素對肝病患者改善免疫調節活性,有助其保肝作用。水飛薊素保護免受紫外線輻射導致的免疫抑制。水飛薊素可抑制人類T-淋巴細胞(T-lymphocytes)多形核白細胞(olymorphonuclear leukocytes) 的激活,也就是水飛薊素顯著抑制炎症介質,以及神經細胞的損傷。水飛薊素可對人體產生免疫抑制作用,包括自身免疫性和感染性疾病的治療。

肝臟磷脂

水飛薊素和水飛薊賓可降低肝臟中的磷脂(phospholipids) 合成,水飛薊賓可中和磷脂的合成和乙醇抑制磷脂作用,並減少甘油(glycerol) 進入肝細胞脂質內。此外,水飛薊賓刺激磷脂合成並增加膽鹼(phosphatidylcholine synthesis),有助減少不良膽固醇,水飛薊素顯著抑制肝臟脂質過氧化,並且在肝臟中可能會降低甘油三酯的合成,對肝臟中脂質受損傷

水飛薊素對高血脂症患者,可降低總膽固醇(low-density lipoprotein)和增加高密度脂蛋白水平。水飛薊素降低膽固醇。水飛薊素可預防和治療改善高膽固醇症和動脈粥樣硬化。

抗病毒作

水飛薊素不會影響乙肝病毒的複製,它通過由病毒感染引起的炎症和細胞中毒過程中改善。水飛薊賓強烈抑制兩者HepG2細胞的生長(乙肝病毒陰性; p53的完整)和Hep3B(乙肝病毒陽性; p53的成熟)細胞,用在Hep3B細胞相對更多的細胞毒性,這是與細胞凋亡誘導相關。水飛薊素也表現出抑制活性於不同的細胞。

抗腫瘤和抗癌效果

水飛薊素顯著抑制腫瘤生長,並且可減慢腫瘤生長,促進癌細胞凋亡,有報告顯示前列腺腫瘤中的抗血管增生。

心臟保護作用
接受癌症化學治療,例如阿黴素(doxorubicin) 等化療劑,對心臟產生強烈毒性,已知的是由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 和細胞凋亡(apoptosis induction)來介導的限制。水飛薊賓具有對心臟保護。

如果服用

粉狀乳薊種子,成人平均劑量為12-15克/天;

乳薊提取物(水飛薊素),200-400毫克/天;和

液體籽提取物,4-9毫升/天。

水飛薊素是非常難溶於水,所以水飛薊種子不是很有效地從茶(infusion)的形式來吸取。反而服用水飛薊素,一般銷售作為片劑和膠囊形式口服使用,通常含有水飛薊素標準化為水飛薊素的70-80%。

結論

水飛薊種子作為一個卓越的草藥,有其良好的安全性,標準化和質量控制,沒有太多不良反應(過敏和毒性)

過敏和毒性

水飛薊籽提取物(水飛薊素)是安全和耐受性良好,它通常是無毒的,並且當在200-900毫克/天的劑量範圍,分兩至三個次劑量服用,一般成年人都不會引起副作用。高劑量(> 1500毫克/天)可能產生輕微通便作用,這可能是由於增加的膽汁分泌,所產生的胃腸道紊亂。

輕度過敏反應(瘙癢,蕁麻疹,關節痛)是很容易觀察到的,如產生嚴重不適,就要停藥。通常不適,如腹脹,消化不良,腹部疼痛,腸胃脹氣,噁心。

筆者觀察到服用者,服用後睡眠質量提高,如晚睡的都會提早睡眠,肝臟會告訴你,要早點休息,精神好,能量夠。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廣告)

參考資料

Evans, 2002 W.C. Evans Trease and Evans pharmacognosy (15th ed.)Reed Elsevier India Pvt. Ltd, New Delhi, India (2002)

Ferenci et al., 1989 P. Ferenci, B. Dragosics, H. Dittrich,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of silymarin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cirrhosis of the liverJournal of Hepatology, 9 (1989), pp. 105–113

Jacobs et al., 2002 B. Jacobs, C. Dennehy, G. Ramirez, J. Sapp, V. Lawrence Milk thistle for the treatment of liver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

Kshirsagar et al., 2009 A. Kshirsagar, D. Ingawale, P. Ashok, N. Vyawahare

Silymarin: a comprehensive review Pharmacognosy Reviews, 3 (2009), pp. 116–124

Meeran et al., 2006 S.M. Meeran, S. Katiyar, C.A. Elmets, S.K. Katiyar Silymarin inhibits UV radiation-induced immunosuppression through augmentation of interleukin-12 in mice Molecular Cancer Therapeutics, 7 (2006), pp. 1660–1668Vogel, B.

Tuchweber, 1984 W. Trost, U. Mengs Protection by silibinin against Amanita phalloides intoxication in beagles Toxicology and Applied Pharmacology, 73 (1984), pp. 355–362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