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買β-煙酰胺單核苷酸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NMN 前必讀- (3. NAD+ NMN 與生物時鐘的關係-有覺好睡!。

0
95

購買β-煙酰胺單核苷酸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NMN 前必讀- (3. NAD+ NMN 與生物時鐘的關係-有覺好睡!。

 

在每個生物體內,例如哺乳動物細胞都有一個分子生理時鐘,它有助於晝夜節律以及各種生理和代謝過程。生理時鐘由相互多個生化基因轉錄-翻譯反饋迴路構成,通過特定轉錄因子的作用,調節時鐘控制基因的表達。 

生物鐘是身體內在的時間系統,生物體可以利用它來預測環境變化,並在適當時間處理身體需要。

在哺乳動物中,控制晝夜節律位置於下丘腦視交叉上內的神經元中產生的。從概念上理解,接收輸入信號,例如來自視網膜的光,並將其處理為輸出,這些可以是時鐘控制基因  clock-controlled gene (CCG) 或代謝物的表達,這些節律的中斷會對人類健康產生深遠的影響,並與代謝紊亂、失眠、抑鬱、冠心病、各種神經退行性疾病和癌症有關。 

NAD+ 對晝夜節律 circadian clock 的影響

NAD+ 對許多代謝和生理過程如控制睡眠的晝夜節律 circadian clock 的影響。 細胞中晝夜節律 circadian clock 是由 CLOCK 是一種組蛋白乙酰轉移酶 histone acetyltransferase ,其活性被 NAD+ 依賴性組蛋白去乙酰化酶 histone acetyltransferase SIRT1 抵消。細胞內 NAD+ 水平以 24 小時的節奏循環,這是由生物鐘振盪 circadian oscillation,簡單說,控制全日生命節奏。

其實生理時鐘是很複雜,只是用簡單數句去形容,不是太沉悶。

研究人員發現,NAD+ 可以重新將晝夜節律相關的整體遺傳程序正常化,改變的基因在壓力和代謝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引起研究人員注意的基因之一是 BMAL1—一種主基因,它驅動有節奏的基因活動並通過與 DNA 結合來調節生物功能。

隨著我們身體的老化, 晝夜節律抑制因子 PER2 通過抑制 BMAL1 來增加,抑制我們正常晝夜節律活動如睡覺,能量控制,脂肪積聚等。

NAD+ 的水平調節將 PER2 降解,進而促進 BMAL1 的活動,使內部時鐘晝夜節律以健康的速度正常進行。

晝夜節律調節器 CLOCK 具有內在的乙酰轉移酶 acetyltransferase 活性,可通過組蛋白histone 和非組蛋白來開關,包括其自身的基因 BMAL1  的乙酰化可將晝夜節律染色體重新設定。 

CLOCK 的 HAT 功能是以組蛋白去乙酰化酶 Histone deacetylase (HDAC) 是 SIRT1 ,該酶的活性取決於細胞內 NAD+ 水平 。 

NAD+ 是 SIRT1 的天然共底物,但還原形式的 NADH 和 NAD+ 消耗的副產物煙酰胺 (NAM) 會抑制 SIRT1 的活性,從而在該酶的 HDAC 功能上產生酶促反饋迴路。兩個主要係統決定細胞中的 NAD+ 水平,以色氨酸的從頭生物合成或 NAD+ 補救途徑 。 NAD+ 補救途徑 的關鍵步驟由煙酰胺磷酸核糖基轉移酶 (NAMPT) 控制,也稱為內脂素或 PBEF ,它催化從 NAM 生物合成 NAD+ 的第一步。有證據表明,NAMPT 與基因毒性應激的細胞代謝、衰老和存活有關 。 

 

然而,我們體內的 NAD+ 水平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下降。衰老顯示出與減弱和不那麼穩定的晝夜節律有關。如睡眠問題,中間醒了再不能熟睡

NAD+ 的減少會導致 PER2 增加,從而降低晝夜節律。通過使用 NAD+ 增強劑恢復 NAD+ 水平,研究人員觀察到 PER2 的顯著降低和 BMAL1 活性增強,抵消了與年齡相關的下降。

晝夜節律紊亂-衰老的標誌

人類衰老的標誌之一是與傍晚睡眠-覺醒週期相關的晝夜節律紊亂。當我們變老時,我們晚上更早疲倦,更早睡覺,早上更早醒來。

補充 NAD+ 可以抵消分子水平和晝夜節律身體活動與年齡相關的下降。

不僅長者會經歷晝夜節律紊亂,輪班工人也會感受到影響。包括記者、護士、警察和許多其他人,可能會受到影響來自輪班工作障礙的症狀,例如因生物鐘紊亂而導致的失眠和過度嗜睡。

針對 PER2 可能為患有輪班工作障礙和神經退行性疾​​病相關睡眠不足的人提供治療,以幫助同步他們的內部時鐘。研究人員還建議,提高 NAD+ 可能是“改善與年齡相關的行為和新陳代謝下降”的一種可能的治療策略。

筆者服用心德

筆者對睡眠質素十分有要求,對聲音、溫度、靜電、灰塵和空氣都有控制,因為睡眠會影響身體很重要,但40歲後睡眠質量都不好。

筆者在服用NMN 3個月後,起初兩星期生理時鐘在調正,初段深睡睡眠時間約兩小時,起來以為睡了很久,對這段深睡階段是很幫助,睡眠中間可能需要去洗手間,以前是再不能好好入睡,服用2星期後情況已改善,起身後還有睡意,就讓身體繼續熟睡,起初一個月起床後還有睡意和不清醒的時候,但放心,身體在改善中,現在睡眠已不是問題,大大改善深睡和REM 睡眠。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詳細產品資料可聯絡我們 Tel/whatsapp 96546732,我們提供免費產品資詢,希望可以為你選擇適合你的治愈方案 

考資料

Bordone L, Guarente L. 2005. Calorie restriction, SIRT1 and metabolism: Understanding longevity. Nat Rev Mol Cell Biol 4: 298–305. 

Crosio C, Cermakian N, Allis CD, Sassone-Corsi P. 2000. Light induces chromatin modification in cells of the mammalian circadian clock. Nat Neurosci 3: 1241–1247. 

Duffield GE, Best JD, Meurers BH, Bittner A, Loros JJ, Dunlap JC. 2002. Circadian programs of transcriptional activation, signaling, and protein turnover revealed by microarray analysis of mammalian cells. Curr Biol 12: 551–557. 

Katada S, Sassone-Corsi P. 2010. The histone methyltransferase MLL1 permits the oscillation of circadian gene expression. Nat Struct Mol Biol 17: 1417–1421. 

Nakahata Y, Kaluzova M, Grimaldi B, Sahar S, Hirayama J, Chen D, Guarente L, Sassone-Corsi P. 2008. The NAD+ dependent deacetylase SIRT1 modulates CLOCK-mediated chromatin remodeling and circadian control. Cell 134: 329–340. 

Advertisement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