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扁桃體炎 Tonsillitis (喉嚨痛 sore throat ) 時常復發?如何處理?

0
29

使用聲音作為工作工具的專業人員,都常有發聲問題,可能會直接影響個人語音的質量,從而干擾日常生活。 如老師,歌手,表演者等因為在其專業中,他們時常需要發聲,容易聲音沙啞,發聲疲勞,嗓子灼痛和暫時性失音等症狀。這些從事聲音專業人員的常見健康問題,同時他們是很容易患有扁桃腺炎 Tonsillitis。

扁桃腺炎 Tonsillitis 是會影響咽喉後部的其他部份,包括腺樣體 adenoids 和舌扁桃體 lingual tonsils。急性扁桃體炎是由多種細菌或病毒所觸發的扁桃體感染,也可發生扁桃體周圍發生膿腫。 

慢性扁桃體炎 Chronic tonsillitis 

慢性扁桃體炎是頑固性扁桃體感染,嚴重複發性扁桃體炎的定義各不相同,但其嚴重性被認為每年發生五次或更多次真正的扁桃體炎,至少一年的症狀以及在一項研究中,復發性扁桃體炎的終生患病率為11.7%,其中女性佔多數。

慢性扁桃體炎和復發性扁桃體炎都是反復發生的扁桃體發炎,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

扁桃體炎許多患者經常患有慢性扁桃體炎反復發作和喉嚨痛,這個疾病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例如,一項研究表明,約有30%的扁桃體周圍膿腫需要進行扁桃體切除術,這些患者中有許多是以處方藥,暫時性緩解病情,但隨後扁桃體炎又復發了。 

醫治扁桃體炎最常用的是用抗生素,但為什麼都產生抗藥性,原來當微生物為了生存會形成生物膜 biofilm 在濕潤和溫暖的扁桃體褶皺中形成,進一步加重反複感染,這些生物膜可作為感染細菌周圍組織。 

慢性扁桃體炎患者中存在生物膜。生物膜在其他與耳鼻喉科相關的感染中也觀察到,例如慢性鼻竇炎和慢性中耳炎的積液中可以找到。 

生物膜 biofilm 的簡述 

微生物群落產生生物膜biofilm是嵌入到細胞外聚合物質 extracellular polymeric substances (EPS)的水合基質中,引起多種持續感染,包括牙菌斑,囊性纖維化,尿路感染,骨髓炎和耳部感染。 

生物膜形成是微生物可以在拮抗環境中生存和生長的策略。 

細菌形成生物膜具有兩個潛在的優勢 

1.保護自身微生物 

2.可以在隔離中有吸取豐富營養的地方 

微生物生物膜被認為是許多人類感染的主要原因,並且在所有人類細菌感染中佔65%–80%。它們對公眾健康構成了嚴重的問題,因為生物膜的抵抗力-與細菌相關的生物體以及這些生物體可能在留置醫療設備的患者中引起感染。 

生物膜的形成過程 

微生物細胞附著在表面上  

微生物被吸附在表面上並長成微生物菌落 

微生物成長為三維結構,並隨著細胞複製和EPS積累而沉積成生物膜。細菌細胞從生物膜分離並分散進入大量的液體,在生物膜中它們充當自由游動的細菌,並形成新的生物膜。 

生物膜細菌的獨特特徵 

生物膜內發現的細菌具有與同類自由游動細菌不同的特徵,並且對常用的抗菌藥物,殺菌劑和防腐劑,宿主的免疫反應具有很高的抵抗力。 

藥物不能有效穿透的生物膜,儘管這些微生物具有多種防禦機制,但只有位於生物膜最外層的細菌細胞更容易受到宿主的防禦和抗菌作用影響。 

生物膜由各種微生物群落形成,這些微生物群落形成了複雜的三維物理屏障,阻礙了抗菌劑的擴散滲透。位於生物膜外層的細菌的代謝活性使局部酸性增加。酸性並形成缺氧區域,有助於降解抗生素。 

生物膜還會產生營養耗盡的區域,這些區域會作用於微生物,使其進入固定或休眠狀態,這也可能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細胞外基質生物膜中的一部分會分泌與抗菌素結合併使其失活的聚合物,從而形成抗生素抗藥性。 

這些生物膜共同產生了對抗菌劑的廣泛耐藥性和耐受性。生物膜中的微生物可以抗菌化合物的耐受性是其他微生物的500-1,000倍。許多研究報告,生物膜,微生物就會對多種物理化學攻擊產生抵抗力,包括紫外線,重金屬,低pH,水合或鹽度變化和吞噬作用。 

如何破壞生物膜? 

天然物對抗生物膜劑 

許多植物來源的天然產物可以對抗微生物和抗生物膜的功能。  

研究鑑定了多種來自天然植物或草藥提取物可以對抗生物膜功能的潛在機制。  

天然物對抗生物膜作用主要取決於以下幾個方面, 

  1. 抑制聚合物基質的形成 
  1. 抑制細胞粘附和附著 
  1. 中斷ECM的產生 
  1. 減少毒力因子的產生,從而阻礙生物膜的發展。 

N-乙酰半胱氨酸 N-acetyl-cysteine (NAC) 

N-乙酰半胱氨酸(NAC)是一種抗氧化胺基酸,可減少生物膜發生和抑制細菌外多醣基質 extracellular polysaccharide matrix 的製造,並促進成熟生物膜的破壞。 

N-乙酰半胱氨酸(NAC)被發現減少肺炎鏈球菌和流感嗜血桿菌對人口咽上皮細胞粘附。 

慢性感染會升高前列腺素水平,而 N-乙酰半胱氨酸(NAC)會有效降低這些前列腺素水平,並有助於破壞生物膜。相應地,阿司匹林樣非甾體類抗炎藥藥物(NSAIDs)會減少生物膜的產生,並阻斷真菌感染。 

 N-乙酰半胱氨酸(NAC)  對細胞外聚合物質 extracellular polymeric substances (EPS) 產生硫醇基酶的相互作用,從而降低這些分子的活性。因此 NAC 會降低體內生物膜。 

研究人員認為,體內可以從扁桃體表面物理去除生物膜(通過刷牙或使用超聲激活的氣泡), 可以提高局部抗菌藥物的有效性,並減少對全身性抗菌藥物的需求。 

黑孜然籽油 black cumin seed oil 

黑孜然籽油 black cumin seed oil 油由亞油酸,棕櫚酸,油酸,二高油酸和二十碳二烯酸組成。植物精油中有幾種藥理活性成分,包括百里醌 thymoquinone (TQ)。 

從黑孜然籽油 black cumin seed oil 的百里醌 thymoquinone 對多種革蘭氏陽性和革蘭氏陰性細菌菌株(包括芽孢桿菌,李斯特菌,腸球菌,微球菌,葡萄球菌,假單胞菌,大腸埃希菌,沙門氏菌,血清型和副溶血性弧菌)具有更廣譜的活性,抑制細菌生物膜的形成。與革蘭氏陰性細菌(銅綠假單胞菌,肺炎克雷伯氏菌和尋常型畢赤酵母)相比,對革蘭氏陽性菌(化膿性鏈球菌)也顯示出更大的抑制。 黑孜然油對臨床的耐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具有抗菌活性,它也對扁桃腺發炎,可減輕疼痛。黑孜然油已知可以調節人的免疫系統,除抑制慢性炎症外,黑孜然油還顯示出可以增強適當的免疫功能。

百里醌 thymoquinone 還顯示出對革蘭氏陽性球菌具有顯著的殺菌活性,並證明對金黃色葡萄球菌和表皮葡萄球菌抑制其生物膜。 

槲皮素 Quercetin 

槲皮素 Quercetin 存在於許多水果,蔬菜和穀物中,是一種植物多酚,它能以較低的濃度顯著抑制生物膜的形成和毒性因子的產生,包括花青素,蛋白酶和彈性蛋白酶。槲皮素對銅綠假單胞菌中生物膜形成的有效抑製劑。 

滑榆 slipperry elm

滑榆(Ulmus fulva)在北美已有數百年曆史,被用作草藥。美洲原住民使用光滑的榆樹來治療傷口,潰瘍,燒傷和皮膚發炎。口服還可以緩解咳嗽,喉嚨痛,腹瀉和胃部不適。

滑榆樹含有黏液,當與水混合時會變成光滑的凝膠。它可以覆蓋並舒緩口腔,咽喉,胃和腸道,它還含有抗氧化劑,有助於緩解炎症性腸病。滑榆引起胃腸道神經末梢的反流刺激,導致粘液分泌增加,可以保護胃腸道免於潰瘍和過多的酸度。

大蒜 Garlic 

大蒜被認為是許多具有抗菌作用的化合物的豐富來源。大蒜提取物對臨床細菌分離物具有抑制生物膜形成的作用。 

銀杏葉提取物 Ginkgo Extract 

據報導,銀杏葉提取物能以100 µg / ml的濃度顯著抑制玻璃,聚苯乙烯和尼龍膜表面上的大腸桿菌O157:H7生物膜形成,而不會影響細菌的生長。 抑製作用的機理表明,銀杏酸抑制大腸桿菌,這與減少菌絲產生和生物膜減少一致。  

鹽水 Salt water + 丁香酚 Eugenol

家庭療法可用溫鹽水漱口。 “溫水將起到舒緩作用,鹽將幫助殺死感染細菌。 另外,鹽有助於減輕炎症,使您立即緩解。

在一杯茶匙食用鹽。 含漱液。 不要吞下它。 漱口後將水吐出,盡可能頻繁地重複此操作,最好是加入丁香酚 Eugenol 殺菌效果更強。

慢性扁桃體炎 Chronic Tonsillitis (喉嚨痛 sore throat ) ,長期發炎令生活質素下降,要考慮破壞生物膜和抑制細菌,可配合草本,需要定時漱口殺菌,最重要是減少說話,讓每身體休息和足夠睡眠時間。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詳細產品資料可聯絡我們 Tel: 81008693, whatsapp 96546732,我們提供免費產品資詢,希望可以為你選擇適合你的治愈方案 

參考資料 

Li XH, Lee JH. Antibiofilm agents: a new perspective for antimicrobial strategy. J Microbiol. 2017;55:753–766. doi: 10.1007/s12275-017-7274-x

Roy R, Tiwari M, Donelli G, Tiwari V. Strategies for combating bacterial biofilms: a focus on anti-biofilm agents and their mechanisms of action. Virulence. 2018;9:522–554. doi: 10.1080/21505594.2017.1313372.

Tilahun A, Haddis S, Teshale A, Hadush T. Review on biofilm and microbial adhesion. Int J Microbiol Res. 2016;7(3):63–73.

Persson T, Hansen TH, Rasmussen TB, Skinderso ME, Givskov M, Nielsen J. Rational design and synthesis of new quorum-sensing inhibitors derived from acylated homoserine lactones and natural products from garlic. Org Biomol Chem. 2005;3:253–262. doi: 10.1039/B415761C.

Zhou JW, Hou B, Liu GY, Jiang H, Sun B, Wang ZN, Shi RF, Xu Y, Wang R, Jia AQ. Attenuation of Pseudomonas aeruginosa biofilm by hordenine: a combinatorial study with aminoglycoside antibiotics. Appl Microbiol Biotechnol. 2018;102:9745–9758. doi: 10.1007/s00253-018-9315-8.

Donlan RM, Costerton JW. Biofilms: survival mechanisms of clinically relevant microorganisms. Clin Microbiol Rev. 2002;15(2):167–193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