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風了,只是做復健和藥物就算了嗎? 胞磷膽鹼 Citicoline- 修復腦細胞對中風,記憶,腦退化,老人痴呆症,腦部受傷

0
1232

胞磷膽鹼 Citicoline- 中風,記憶,腦退化,老人痴呆症,腦部受傷

什麼是胞磷膽鹼Citicoline

胞磷膽鹼Citicoline是一種天然存在的化合物,在身體的每個細胞中都可以發現,但是它對於大腦尤其重要。在西方飲食中常見的食物很少,常見於肝臟和大腦。胞磷膽鹼可以從膽鹼豐富的食物中發現和合成,如雞蛋,牛肉和海鮮。

大腦細胞通過稱為神經遞質的大腦化學物質相互溝通,胞磷膽鹼提高了幾種重要的神經遞質包括乙酰膽鹼和多巴胺的水平。乙酰膽鹼 Acetylcholine是與記憶和學習相關的大腦化學物質,你需要乙酰膽鹼acetylcholine,將短期記憶變成長期記憶。

乙酰膽鹼acetylcholine水平

許多處方藥是抗膽鹼,它們阻斷了乙酰膽鹼的作用,如抗組胺藥或抗抑鬱藥,都可能影響你的乙酰膽鹼acetylcholine水平,如果你服用任何抗膽鹼藥物,補充胞磷膽鹼將有助於提高你的乙酰膽鹼水平,這種大腦中化學物質含量低,往往會自行用咖啡因,糖和其他興奮劑(包括濫用物質),並參與其他危險行為以獲得多巴胺。

胞磷膽鹼是天然增加多巴胺的安全方法,它以兩種方式起作用 – 提高多巴胺的水平和腦中多巴胺dopamine受體的數量。

胞磷膽鹼增加大腦的能量

你的大腦使用了大量的能量 – 每天攝取20%的熱量和氧氣,但它不能儲存能量,需要不斷的供應,它通常以葡萄糖的形式從血液流入大腦獲取能量。胞磷膽鹼增強葡萄糖代謝,並增加血液流向大腦。
大腦循環不暢會造成神經系統問題,包括記憶喪失,疲勞,眩暈和中風。

胞磷膽鹼對增加腦部血液循環非常有效,胞磷膽鹼增加大腦能量的另一種方法是通過激活腦細胞線粒體。身體和大腦中的每一個細胞都從這些小細胞大力中獲得能量。胞磷膽鹼增加額葉皮質中的線粒體能量產生,腦部負責語言,思維,決策和計劃。

胞磷膽鹼能促進智力

胞磷膽鹼被認為增強學習和記憶力的藥物,具有神經保護作用,並且是非常安全的,副作用很小,包括任何物質,藥物或天然的,提高記憶,智力,動機,注意力和注意力等精神功能,改善了記憶和認知,研究發現胞磷膽鹼能顯著改善記憶力,運動速度,注意力和注意力。

胞磷膽鹼提高重要大腦化學物質

如果你想要胞磷膽鹼害來治療大腦問題,你不能指望你從食物獲得更多胞磷膽鹼
你需要補充。當你服用胞磷膽鹼補充劑時,它會分解成容易在腸內吸收的膽鹼cholin和胞苷cytidine,然後這些很容易穿過血腦屏障,在腦部再重整成胞磷膽鹼。

胞磷膽鹼保護您的大腦,免受有害的外來物質影響

每個腦細胞都是半透膜, 它讓你的腦細胞所需的營養物質,水分和氧氣保持有效的外來物質進入,但是腦細胞膜可能會不完整貗所引起滲漏,讓代謝廢物,重金屬,毒素,病原體和其他有害的入侵者進入你的大腦。
胞磷膽鹼在細胞膜完整性中起重要作用,它是磷脂酰膽鹼(Phosphatidylcholine)的前體,磷脂是腦細胞膜的主要成分,它也是一種天然的細胞膜穩定劑,這是治療中風和腦細胞損傷非常有用的原因之一。

胞磷膽鹼減緩腦細胞衰老

細胞衰老的兩個主要原因是自由基損傷和炎症,胞磷膽鹼可以抵消兩者的有害影響。你的大腦經常受到自由基的攻擊,這些獨立的氧分子會像氧氣引起金屬生鏽一樣攻擊細胞。由於你的大腦消耗了很多的氧氣,它特別容易受到自由基的傷害(也稱為氧化應激)。自由基引發炎症,細胞老化的主要原因—腦部炎症有助於各種與大腦相關的疾病,包括阿爾茨海默病,多動症,焦慮症,腦霧,抑鬱症,記憶力減退和中風。

胞磷膽鹼用於治療嚴重的神經系統疾病

由於胞磷膽鹼作為補充劑出售,它可能看起來像一個輕量級的補救措施,胞磷膽鹼最初是在日本首次用於幫助中風患者而合成的。後來,整個歐洲的醫生都給他們開了認知問題的胞磷膽鹼(citicoline),儘管它現在也可以作為補充。胞磷膽鹼有望治療多種神經疾病,包括年齡相關性記憶喪失,中風,癡呆,帕金森病和阿爾茨海默病,它可以減輕頭部創傷造成的症狀嚴重程度。

胞磷膽鹼輔助精神健康障礙

胞磷膽鹼對腦功能產生積極的影響,它可以幫助成癮通過增加多巴胺,它減少了可卡因成癮者對藥物的渴望,它有助於修復因使用可卡因而損傷的腦細胞膜,它改變了大腦對食物刺激的反應,可能導致食慾顯著下降。

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胞磷膽鹼改善了許多認知功能 – 處理速度,工作記憶,言語學習和言語記憶,它顯示出抗早發性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抗抑鬱特性

胞磷膽鹼對腦功能產生積極的影響

它可以幫助成癮通過增加多巴胺,它減少了可卡因成癮者對藥物的渴望。 它有助於修復因使用可卡因而損傷的腦細胞膜,它改變了大腦對食物刺激的反應,可能導致食慾顯著下降。
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胞磷膽鹼改善了許多認知功能 – 處理速度,工作記憶,言語學習和言語記憶,它顯示出抗早發性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抗抑鬱特性+

胞磷膽鹼可以幫助甚至嚴重的神經紊亂的機制:

• 增加血液流向大腦
• 保護大腦免受進一步的傷害
• 建立健康的細胞膜
• 增加神經可塑性,使大腦不斷更新自身的能力
• 增加神經發生,增長新的腦細胞的能力
• 增加乙酰膽鹼水平

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乙酰膽鹼水平通常很低,通常只有正常人的10%。
治療阿爾茨海默症的藥物,通過阻斷乙酰膽鹼的分解而起作用。

胞磷膽鹼劑量,副作用和相互作用

胞磷膽鹼的劑量是250到1000毫克,每天服用兩次,建議每天總計1,000至2,000毫克。

胞二磷膽鹼補充劑吸收性好,生物利用度高

胞二磷膽鹼對成人和兒童都是安全的,在服用左旋多巴(一種用於治療帕金森病的藥物)的胞磷膽鹼之前,胞二磷膽鹼可以增強這種藥物的有效性,因此可能需要改變藥物劑量。

胞磷膽鹼(胞嘧啶5′-二磷酸膽鹼)是CDP-膽鹼, 目前為止,已經發現增加運動速度,提高注意力,增加腦部能量,促進腦細胞膜的形成,胞磷膽鹼對大腦和心理健康的益處。

產品資料

胞磷膽鹼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詳細產品資料可聯絡我們 Tel: 81008693, whatsapp 96546732,我們提供免費產品資詢,希望可以為你選擇適合你的治愈方案。

參考資料

  1. Agnoli A, Bruno G, Fioravanti M. Therapeutic approach to senile memory impairment: a double-blind clinical trial with CDP-choline. In: Wurtman RJ, Corkin S, Growdon JH, et al., editors. Alzheimer’s disease: proceedings of the fifth meet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Study Group in the Pharmacology of Memory Disorders Associated with Aging. Boston: Birkhauser; 1986. pp. 649–54
  2. Cavum S, Savci V. CDP.choline increases plasma ACTH and potentiates the stimulated release of GH, TSH, and LH: the cholinergic involvement. Fundam Clin Pharmacol. 2004;18:513–23.
  3. Cohen RA, Browndyke JN, Moser DJ, et al. Long-term citicoline (Cytidine Diphosphate Choline) use in patients with vascular dementia: neuroimaging and neuropsychological outcomes. Cerebrovasc Dis. 2003;16:199–204.
  4. Conant R, Schauss AG.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of citicoline for stroke and cognitive dysfunction in the elderly: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ltern Med Rev. 2004;9:17–31.
  5. Fioravanti M, Yanagi M. Cytidinediphosphocholine (CDP-choline) for cognitive and behavioural disturbances associated with chronic cerebral disorders in the elderly.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5;18:CD000269.
  6. Golden Z, Bouvier M, Selden J, et al. Differential performance of Alzheimer’s and vascular dementia patients on a brief battery of neuropsychological tests. Int J Neurosci. 2005;115:1569–77.
  7. Hanon O, Haulon S, Lenoir H, et al. Relationship between arterial stiffness and cognitive function in elderly subjects with complaints of memory loss. Stroke. 2005;36:2193–7.
  8. Jellinger KA. Pathology and pathophysiology of vascular cognitive impairment. A critical update. Panminerva Med. 2004;46:217–26.
  9. McDaniel MA, Maier SF, Einstein GO. “Brain-specific” nutrients: a memory cure? Nutrition. 2003;19:957–75.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