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來芝 Shilajit 抗衰老,細胞保健,阿爾茨海默氏病

0
2818

喜來芝 Shilajit 抗衰老,細胞保健,阿爾茨海默氏病

喜來芝 shilajit 主要分佈在喜馬拉雅山脈一帶,shilajit在印度北部又稱salajit ,shilajatu, mimie或mummiyo是黑褐色粉末,多在深山中找到,尤其是在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的喜馬拉雅山脈中,找到其滲出液,它在俄羅斯,西藏,智利北部和阿富汗也被發現,某些植物逐漸被微生物分解作用,而形成,這些天然物質需要幾百以上形成,也是非常安全的膳食補充劑,能有助身體恢復能量平衡,並能夠預防多種疾病,而最近的醫學研究都以老化,認知能力有關的認知障礙的控制。

喜來芝主要活性成份,其獨特的成分為植物複合物,含有非常豐富的黃腐酸,研究人員推測, Shilajit是是由植物材料從種分解。產生的諸如霸王鞭和三葉草,這種分解似乎要數以百年來才可完成。喜來芝的主要成份是腐殖酸(humic acid) 黃黴酸(fulvic acids),這根據不同酸鹼度和溶解度來來進行分詩離。腐殖酸是易溶於鹼性條件下的水,並具有5-10千道爾頓的分子量。黃腐酸是溶於水的不同pH條件下,並且由於其低分子量的下(約2 kDa的)。存在於shilajit的其它分子如eldagic酸,某些脂肪酸,樹脂,膠乳,樹膠,白蛋白,三萜,甾醇,芳族羧酸,3,4- benzocoumarins ,氨基酸,多酚,和酚醛脂類,它的分子組成都會因不同的地區而有改變。

shilajit

喜來芝Shilajit主要是由腐殖質,包括黃腐酸,即佔總營養化合物約60 %至80 %,加上一些少量元素,包括硒-有抗衰老的主要功能,在腐殖物質含有有機物,主要植物的物質,這是許多微生物降解作用的結果。

喜來芝Shilajit一直被印度阿育吠陀醫學使用了幾百年,作為一個回複青春和抗衰老化合物,在古印度阿育吠陀醫學中認為此化合物有兩個重要特徵rasayana:那就是,增加體力,促進人類健康。

喜來芝-它可以良好的吸收,主要是在腸道和約8-9小時內消除體外,它的療效歸於shilajit黃腐酸有其很強的抗氧化,並且全身的強效活化劑。

Photo-elder

喜來芝shilajit對老年癡呆症的治療也是最新的研究方向,在本質上,在神經科學中生物電量測試都是臨床試驗中必要的,以了解shilajit如何對有機分子,尤其是黃腐酸,是其中一個活性成分,以及少量元素,都同時對分子和細胞水平,及整個生物體都有影響。

其他常見的傳統用途包括泌尿生殖系統紊亂genitourinary disorders,黃疸jaundice,消化功能紊亂digestive disorders,脾臟腫大enlarged spleen,癲癇症epilepsy,神經性疾病nervous disorders,慢性支氣管炎chronic bronchitis,和貧血anemia。 shilajit一直都對腎結石,水腫和痔瘡治療,可作為身體內部防腐劑,並減少厭食症,它已在印度被聲稱被用作yogavaha即是作為其他藥物協同增強劑,因為shilajit的有機組成部分,可發揮運輸不同礦物質到身體自己的細胞上。

傳統用途

 喜來芝是鑑於其特徵為rasayana,如增加長壽,抗衰老的作用,傳統上, shilajit的由來自尼泊爾和印度北部的人,孩子的早餐通常把它與牛奶一起食用,他們可以食這些天然食物,我們只是食一些沒太大營養的加工食物。

喜來芝與許多傳統草藥與其他藥材一起配合服用,與Triphala一起服用,更有效解毒和清除身體廢物。

阿爾茨海默氏病(ADAlzheimer’s disease

黃腐酸(fulvic acid)能阻止tau蛋白-自聚集(tau self-aggregation), Tau蛋白聚合物可以在大腦病患者的中找到與某些神經病變性統稱為τ病變,包括阿爾茨海默氏病(AD)。因為tau蛋白經過化學反應,包括磷酸化phosphorylations,糖基化glycosylations,截短truncation和低聚物聚合,此關聯與認知障礙和神經變性中的阿爾茨海默氏病(AD)Alzheimer’s disease (AD) , tau蛋白有其致病作用。

喜來芝當中黃腐酸可防止tau蛋白自聚集,這種化合物似乎可以預防阿爾茨海默氏病。

Photo-Alzheimer

抗氧化

最近智利研究已經證明, shilajit的成份約有ORAC 從50-500 從 Trolox單位/克,這比諾麗和藍莓都高, shilajit是一種強大的抗氧化劑的天然植物複合物

糖尿病

喜來芝的臨床研究,表現出糖尿病患者其抗氧化活性的影響。 61位糖尿病患者,年齡在31-70年分別給予shilajit的兩個膠囊(每日兩次,每次500毫克),30天後。shilajit的治療顯示出它們可以顯著下降比丙二醛值malondialdehyde。

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是一種生物體脂質氧化的天然產物。動物或植物細胞發生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時,會發生脂質氧化。一些脂肪酸氧化後逐漸分解為一系列複雜的化合物,其中包括MDA。此時通過檢測MDA的水準即 可檢測脂質氧化的水準,因此MDA的測定被廣泛用作脂質氧化的指標。生物體內的一些其它生化反應也會產生MDA, (Malondialdehyde,MDA)是一種生物體脂質氧化的天然產物。動物或植物細胞發生氧化應激(oxidative stress)時,會發生脂質氧化。一些脂肪酸氧化後逐漸分解為一系列複雜的化合物,其中包括MDA。此時通過檢測MDA的水準即 可檢測脂質氧化的水準,因此MDA的測定被廣泛用作脂質氧化的指標。生物體內的一些其它生化反應也會產生MDA,例如 thromboxane synthase也可以催化產生,但只要在測定時設置適當對照即可觀察到脂質氧化水準的變化 在糖尿病受試者過氧化氫酶catalase的值與shilajit的治療後顯著增加。

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是一種生物體脂質氧化的天然產物。動物或植物細胞發生氧化應激 oxidative stress)時,會發生脂質氧化。一些脂肪酸氧化後逐漸分解為一系列複雜的化合物,其中包括MDA。此時通過檢測MDA的水準即可檢測脂質氧化的水準,因此MDA的測定被廣泛用作脂質氧化的指標。生物體內的一些其它生化反應也會產生MDA,例如 thromboxane synthase也可以催化產生,但只要在測定時設置適當對照即可觀察到脂質氧化水準的變化。

抗衰老

抗氧化酶(SOD, CAT和GPX )都和長壽的活動有因果關係。當它們在身體上消耗,將與老年問題和衰老相關的。另外,在其在特定腦區的活動會減少,已被假定為病原學因子於神經變性疾病,如阿爾茨海默氏病和帕金森神經毒性自由基誘導

Photo-antiaging 01

抗病毒

喜來芝對抑制单纯疱疹病毒1 和2 (HSV-1 和HSV-2) CMV,喜來芝的腐殖酸,顯示喜來芝能局部滅活病毒和干擾病毒附著,均被發現其含有抗病毒活性

免疫調節活性

喜來芝的發現,以補充活化淋巴細胞和產生T細胞介導的細胞毒性。喜來芝可處理淋巴細胞裂解,在被給予shilajit的提取物或安慰劑的小鼠的免疫調節作用進行了評估。白血細胞的活性進行了研究和之前和在接收shilajit的提取物或安慰劑後間隔監測。喜來芝提取物增加了白血細胞的活性和實驗活性是劑量依賴性的和相關的曝光時間。

礦物質

喜來芝能激活體內礦物質代謝,增加鈣,鉀,血中磷的鹽(骨骼中重要的材料)的水平。在其影響下的紅細胞數和血紅蛋白的血液水平上升,並促進更好的血液供應,受損的組織,並具有在主體上的刺激作用;

抗炎性質

喜來芝是有效的抗炎劑能將損傷組織,從而加速癒合

男性補品

從喜馬拉雅山獲得天然礦物,有助於提高精子量,精子活力,睾丸激素水平,精子計數和精子活力,增強男性魅力和持久力。

Photo-erectile

趙家聲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相關產品

http://bit.ly/2rESTjI

參考資料:

  1. Cornejo A, Jiménez JM, Caballero L, Melo F, Maccioni RB. Fulvic acid inhibits aggregation and promotes disassembly of tau fibrils associated with alzheimer’s disease. 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 2011;27(1):143–153.
  1. Ghosal S. Chemistry of shilajit, an immunomodulatory Ayurvedic rasayan. Pure and Applied Chemistry. 1990;62(7):1285–1288.

3. Agarwal SP, Khanna R, Karmarkar R, Anwer MK, Khar RK. Shilajit: a review. Phytotherapy Research. 2007;21(5):401–405.

  1. Maccioni R, Quiñones L, Saavedra I, Sandoval R. Nutraceutical composition that comprises extract of shilajit, folic acid, vitamin B12 and vitamin B6 and the use thereof for
  2. Schepetkin IA, Xie G, Jutila MA, Quinn MT. Complement-fixing activity of fulvic acid from shilajit and other natural sources. Phytotherapy Research. 2009;23(3):373–384.
  1. Ghosal S, Reddy JP, Lal VK. Shilajit I: chemical constituents.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1976;65(5):772–773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